我的天空有你的翅膀

     『也许,曾经你并不在意我,但我还是要你知道,哪怕岁月风干我的生命,枯成你路边的影,我依然爱你……』

266750-106

〖一〗

  七月。火离花开。
  叶国皇城后花园。
  火红色的火离花长满枝头,微风轻拂,它便离开了,随风飘浮着,毫无规律地飘着,缭乱如飞扬的火星,点燃了皇城,染红了宫墙,映红了叶的脸,可叶的心却很冷,当那仅剩下的希望都泯灭掉,他除了坚强还能剩什么?
  叶问:“你真的要去天空之城?”
  “嗯,我一定要去,这是我从小最大的梦想,我一直都希望有一对洁白美丽的羽翼,飞在天空中,做一个执法的神官。” 樱毫不犹豫地答。樱今日穿一身火红色的裙子,如同要融入这满是火离花瓣的皇宫中,让人找不到,抓不住。
  “可是,那样你将永远失去自由。” 叶说的很平静,因为他了解她,她决定的事几乎不可能改变,所以他的心很冷,很绝望,象征性的问话只是对自己无力的安慰。
  樱冷笑一声,“自由?在这个冷漠的皇宫里,有自由吗?我的自由早已被这个世界夺走了!” 最后一句话樱是喊的,声嘶力竭的喊。
  叶沉默片刻,突然转身便走,转得很快,甚至用了术,只在原地留下几道残影。眨眼间,便消失在飘浮的火离花雾中。
  远远地传来叶的声音:“你错了,你有自由,你也有幸福,只是你自己不愿意去感受罢了。” 

  樱看着叶渐渐消失的颀长的背影,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阵恐慌,但还是倔强的扬起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『你错了,你有自由,你也有幸福,只是你自己不去感受罢了……』

 

〖二〗

  “星坠了吗?”
  “回公主,还没有。” 仆人静立在樱的身后。
  星是天空之城派往人间接候选神官上天的小神。
  十五的月亮很圆,在暗黑色的天幕中,如同嵌了一个玉盘。樱觉得今天有点冷,于是紧了紧衣领。突然想起了叶,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,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正在抬头仰望月空?他好长时间都没来了,是生我的气吧,今天我就要离开人间了,他依然没来送我……我们从小就在一起,这几天他突然不来看我,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“我知道,我有很多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,但是我明白,你终究不是我的归宿。” 樱喃喃道。
  两道金光打断了樱的思绪,那是两个人,确切地说,是两个孩童,一男一女,都长着一对小巧的金色羽翼,连带着身体也发出金色的光芒。两对小翅膀缓慢扇动着,但是他们速度却很快,不大一会儿,就飞到了樱的面前。虽然小,但樱还是看到两个孩童那几近完美的脸,只是他们都面无表情,甚至有点麻木,犹如木偶。
  男孩道:“该走了。” 声音竟出奇的生硬,丝毫不带点感情。樱心中有点诧异,但没多想,就被两个孩童一左一右搀扶着飞上了天,在月光下,那团金光有点朦胧,然后渐渐消失……
  叶看着这个方向不知有多久了,仅管那团金光早已消失不见,仅管脖子都有点酸,叶依然看着,仿佛要以这种方式将那心中的人留下。许久许久,一行泪静静地从叶的眼中流出,湿了叶的半张脸,如同在在思念中浸染的伤怀,湿湿的,黏黏的,赶都赶不走。
  独自坐在屋顶,看着这轮又大又圆的明月,没有喝酒,因为叶不会用酒来麻痹自己。风拂过,撩动了叶的长发,夹杂着的火离花瓣也打到叶的身上,然后滑落到脚边。这花……这火红色……多么熟悉,曾几何时,也有一个美丽的女子,穿着她最喜欢的红色裙子,在飘着火离花瓣的花园里,起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『但是我明白,你终究不是我的归宿』


〖三〗

  天空之城。
  真的是一座城,高大雄伟,富丽堂皇。整座城被一层特殊的能量笼罩着,即便是晚上,天空之城,亮如白昼。
  樱看着眼前这个祥云笼罩的城,觉得自己来到了空中花园,那些不知名的、纯白的、艳红的花大朵大朵的盛开着,芬芳四溢,让人陶醉。看着不时飞过的长着洁白羽翼的神官,樱突然觉得这一切有点不真实,原来,自己有一天可以与梦想如此接近,而且,过不了多久,自己也会有一对翅膀,当一名神官。
  那两个星把樱领到中央的大殿,宫殿很宏伟,很华丽,很高大,人在他面前,犹如蝼蚁,人间的那个家与它比起来,就像一个茅草屋。进入到宫殿内,樱第一眼就看到那个高高坐于王座上的神,年轻的脸似乎没有丝毫瑕癖,美得不可方物,他是男的,但樱觉得用美来形容他,一点都不过分。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,蓝色的瞳孔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妖异。最让樱惊讶的是那对收拢在他红色长袍后的巨大的纯白的羽翼,比任何樱见过的神的都要大、都要好看。
  他静静地半躺在王座上,什么都没说,只是嘴角勾起,用他那妖异的琥珀色的眼盯着樱看,就象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般仔细。樱被盯的浑身不自在,低下头,不知该如何是好,但她还是没有说话。空荡荡的大殿寂静无声,只剩下他们俩,那两个星一开始便退了出去。樱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,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紧张,对于她这个叶国的公主来说,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  “你觉得这里怎么样?” 他终于说话了,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,轻轻的,柔弱无骨般,听了想躺在上面……然后舒服地睡上一觉……樱猛然惊醒,出了一身冷汗,她是学过术的人,竟然差点被一句话打败了,抬起头,警惕地看着这个妖异的神。一个对自己施展诱惑术的人绝对不安好心,哪怕他是神!
  他恍若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用一种很慵懒的语气说:“还没自我介绍呢,我是天空之城的王,叫羽,你以后要叫我王。” 停了一会儿,见樱没有说话,又说:“告诉我,为什么想当神官?”
  为什么?樱问自己,她发现她竟答不出来,要说原因,最直接的就是小时候的梦想,可是那时她又是为何想做一个神?
  “当时天空之城可是都告诉过你们,想当神,就得放弃自由,让你们做什么你就得做。” 羽说。
  “我想要一对翅膀。” 樱回答。
  “翅膀吗?” 羽像是自嘲的笑两声,突然凌厉道:“是虚荣吧!”
  樱觉得自己有点慌了,她想反驳,竟发现她根本无力反驳。是真的吗?自己为了一对翅膀,为了虚荣,离开了叶?她不愿承认。
  羽看着樱的表情,嘲讽之意更重,道:“你知道我是怎么让他们乖乖听话的吗?其实让他们长翅膀的是种药,喝了就能长出他们向往的翅膀,可是,他们也从此失去意识,变成被我操纵的玩偶。整个天空之城,就我一个活的,全是死的,全是死的,哈……哈……”
  樱吃惊地看着状若癫狂的羽,突然想起那一个个神的麻木的脸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是这样?这就是自己已经实现的梦想吗?她后悔了,她不该来这儿,这时候,她想到的是叶。
  羽的笑声停下来了,眯着他那双妖异的琥珀色眼,说:“我不想玩死人了,我看到你之后,我决定我以后要玩活人。”
  羽的话很轻柔,但樱却不寒而栗,这个神,太可怕了!可怕的像个疯子!可怕的像是一个魔鬼!
  “三日后,在我父亲祭日的那天,你要嫁给我,做我的妻子。你不是想要翅膀吗?成为我的妻子后我就让你拥有一对美丽的翅膀,而且,你不会像他们那样失去意识。”
  羽的话让樱彻彻底底地坠入到冰窟,樱不知哪来的勇气,冲羽喊道:“我不会嫁给你的!死也不会!”
  羽丝毫不感到意外,道:“哦,你心里还有一个人啊,没关系,一会儿他就消失了。我刚才已经派出十个天使战神去杀他了,不仅是他,他的一家全得死。”
  是读心术!
  “你要干什么?!” 樱的眼泪刷的一下就出来了,跪倒在羽的面前,求道:“不要,不要杀叶,我嫁给你,你要我做什么都行,不要杀叶好吗?”
  羽邪异地笑笑,道:“我说过我要玩活人的,放心吧,你不会在我的这里死掉的。”
  “你真是个疯子!” 樱从袖里拿出一把金色的袖剑,快若闪电的刺向羽的心脏,只是一只手牢牢地抓住樱的手腕,那个袖剑也化成金光闪闪的光点,消失在空气中。
  “疯吗?我父亲才疯呢!居然为了一个卑微的女人而死,我母亲更疯,听到父亲死了,她就自杀!他们把我当了什么了?他们痛快地死了,可是有没有想过我?让我从小就什么都没有,所以,我恨人类!”
 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『你要的是翅膀吗?是虚荣吧!』

 

〖四〗

  风中飘着的烟尘,如同是一曲悲歌的音符,跳动着哀伤,涌进叶的心里。大地焦黑一片,那些没有烧尽的狼籍依然盘旋着火苗,在微风中轻轻摇曳,像是亲人轻轻的寄语。
  家呢?家……家人呢?
  叶回来后,看到的就是这般情景。
  空气中异样的气味和地上触目惊心的狼籍,足以说明这里发生过什么事。
  为什么?是我做错什么了?上天竟然如此惩罚我,樱走了,连家也要被毁!
  少见的,叶生气了。
  那些痛彻心扉的哀痛似乎不断地转化成深深的仇恨,然后向心中积蓄,在心里,有一个声音不断的问:谁干的?是谁干的!
  叶的双眼红了,此时的他,犹如一只发狂的野兽。
  十只天使战神从四面八方围来,他们高大,修长,冷俊,无情……他们,杀气凛然!
  ” 铛 “一把银月弯刀从刀鞘里拔出来,亮如银,弯如月,这是叶的武器,他已经很久没用它杀人了。
  天使战神已经开始念咒。
  点点红星从十个源头发出,然后渐渐连接,融合,变成火海,覆盖了大片范围。
  叶的速度很快,当红星一出现,他就动了。空旷的空地上留下数道残影,只一个闪身,便逃出包围圈,来到最近的一个天使战神身后,银月弯刀像是一束光,穿透这名天使战神的心脏……其它天使战神有点懵了,似乎没反应过来,手上依然保持着释放火焰的动作,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这么厉害,而且他们作为长着翅膀的天使战神,竟输在了速度上。其实,他们输在了大意上,刚才杀那些平常人的时候,轻而易举。
  叶没有停留,转身便飞向第二个天使战神。只是,那些天使战神终于醒过来,快速地聚集,各种术一齐朝叶飞来,攻击开始变得凌厉,天空中一道道光刃飞速闪过。叶没有动,闭了那双红色的眼睛,双手伸在胸前,开始念咒。一道光刃插入了叶的肩膀,然后渐渐消失掉,鲜血从伤口流出,染红了他白色的衣衫。然后是第二道光刃,直接插进叶的胸膛,然后是第三道、第四道……叶还是没有动,甚至连哼都不哼一声,只是专注地念咒,仿佛那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,甚至比自己的命都重要!
  叶已经成为一个血人,仅管布在身上的结界阻挡了一部分能量,但每一道霸道的光刃还是直接插到叶的身上。当第七道光刃插入叶的身体后,叶的双眼突然睁开……是血红色的眼,犹如来自地狱复仇的恶魔!
  “啊——” 叶怒吼一声,双臂猛然张开,身前竟出现九柄一模一样的银月弯刀,强烈的杀气直接冲散了最后两道光刃。那九柄银月弯刀并没有多做停留,就消失了。不是真正的消失,而是速度快得根本看不见。
  对面的九个天使战神从天上掉下来,七人直接死亡,再没有气息,有两人因为距离远,稍微闪躲一下,避开了要害,只是受了重伤。叶最后看了一眼,有点遗憾,强大的意志再没能支撑他伤痕累累的身体,也从空中掉下来。
  ” 叶!“一声惊呼从远处传来。

  『为什么?是我做错什么了?』
   

〖五〗

  黑暗如同流水般静静流淌,浸湿了叶整个身体。他感觉全身都在痛,像是被放在火焰上炙烤。
  痛么?死了都要痛……是心痛吧?一切都没了,这个世界已再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去留恋了,倒是死了也痛快吧……
  那些曾经快乐的时光,似乎被那天晚上永远地隔离,与自己分隔两地,再没有接触的时候。只是耳边一直萦绕着一个声音:” 樱……“是自己吗?又有哪个男子这般痴情,原来,自己终究还是有留恋的人儿。
  叶感觉自己很累,真得很累,什么都不愿想,什么都不去想……不知何时,他已沉沉睡去。这一觉,他睡得很香,在梦里,再没有离开,再没有杀戮,再没有鲜血,再没有毁灭;有的是鲜花绿草,有的假山泉流,有的是穿着红色裙子起舞的女子。
  ” 你这个混蛋,快醒来,你说好要保护樱的,现在樱有危险,你还要在这里躺多久啊!“
  是谁?……这么烦……樱?……樱怎么了?
  猛然睁开眼,耀眼的光线穿透叶的瞳孔。眼睛一时之间有点不适应,模糊一片。待双眼适应后,聚焦在一张熟悉的脸上。看着那人惊喜的表情,叶惊讶道:” 木!“
  ……
  那还是很小的时候,因为叶是叶国宰相叶瑾的儿子,所以从小便与皇宫里的小公主樱玩在一起。就是在那个时候,叶和樱认识了他们的师父雨潜和同他们一样大的木。雨潜是一个云游四海的术士,竟与叶国皇帝颇有点交情,就是在叶国皇帝的请求下,雨潜才同意教叶和樱术。十年的学习,叶一直很刻苦,在速度和飞行术上成绩突出,樱反而贪玩多了,那时候,叶总是扬起头,拍着胸脯对樱说:长大了有我保护你,谁都不用怕。木是雨潜收养的孤儿,从小便与师父生活在一起,从名义上,木是叶和樱的师兄,只是,三个人都是一起长大的,从来都是以最好的朋友相处,便也少了许多繁琐的称呼。
  木看到叶的时候,叶已经奄奄一息了,那时,木好象也疯了,把两个重伤的天使战神杀掉之后,直接背着叶奔回到师父居住的地方,好在抢救急时,在师父的一番治疗下,再加上用药水浸泡身体,才保住叶的命,只是,叶一直昏迷不醒。木想尽各种办法,一会儿说一些他们曾经的事,一会儿念叨着樱的名字,可是都过去两天了,叶还是没有醒来。
  当时木的心头一片阴霾,除了师父之外,叶和樱可以说是他重要的人,木是个孤儿,从小孤僻,是叶和樱,带给他一个愉快的童年,此时看到叶的遭遇,心中是悲痛万分,如果有如果,真希望发生在你身上的痛苦可以由我承担一部分,木想。一些有资历的人间术士都知道,天空之城,其实是一座具大的活死人墓。当时雨潜听说樱居然去了天空之城,赶紧派木去找叶商量去救樱,结果……
  听完此后发生的事,叶又沉默下来,呆呆地坐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木看到他这样子,心中又是一痛,想要劝说几句,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无奈地叹口气,走出房间找师父去了。
  原来自己还活着啊,可是活着又有什么用,一个万念俱灰的人,还有活下来的勇气吗?原来有一天,自己也会有这么多无聊的想法,曾经那个自信的叶呢?
  ” 孩子,你受苦了。“雨潜叹口气轻轻说道,不知何时,雨潜已站在叶的面前。
  叶抬起头看,是师父,五年没见,他老人家又苍老了几分,头上已夹杂了几丝白发,像是父亲一样……看着师父慈祥的面庞,叶鼻子一酸,一下子扑到师父的怀里大哭起来,哭得像个小孩,哭得那般无助,哭得令人心酸……像是要将心中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都要发泄出来。
  雨潜拍拍叶的背,道:” 好孩子,哭吧,哭出来就好了,这段时间你真的是不容易。但是哭过之后,就要振作起来,你还记得师父以前和你说过的话吗?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,都要经历种种磨难与不幸,这是上天对你的考验,因为得到一个生命十分不易,它看你是不是有能力利用这个生命看到最后的风景,所以遇到困难也要以平常心对待。得到一个生命极其不易,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,我们就要活得尽兴。“
  叶狠狠地点点头。     

        『得到一个生命极其不易,既然来了,就要活得尽兴』

 

〖六〗

  眼前的山不太高大,但却给人一种极强烈的压迫感,整个紫色的山体布满奇异的纹路,美得令人忧伤……对,忧伤,这就是叶的感受,这种忧伤不是自己的,而是这个环境强加赋予的!天阴沉沉的,头上的黑云遮天蔽日,哪怕在白天,也没有光能照进来。
  这便是落日山了吗?
  ” 现在樱恐怕已经变成活死人了,要想救她,只有喝了天空之城的王族血液才行,只是那个王拥有天使羽翼,实力深不可测,以你现在的实力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落日山虽然有一对恶魔羽翼可以迅速提高你的实力,但是几乎没人能够得到恶魔羽翼的认可,而且谁也不知道恶魔羽翼附身之后会发生什么事,可是如果没有羽翼,飞行术根本到不了天空之城,所以你只有一试了,如果实在不行,我们再从长计议。“这是来这之前师父说的话。
  看着这座紫色的落日山,叶心里暗暗说道:樱,为了你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我也要得到恶魔羽翼!  
  平息了一下心情,叶走到山前的一片空地上,开始刻一个六芒星法阵,有了它,叶才能与这座山进行交流。
  叶刻得很认真,每一刀都似乎十分吃力,金色的精神力顺着银月弯刀分布到紫色的土壤的刻痕上。汗水,顺着叶的脸颊滑落,掉落到地上,润湿了干涸的土地。
  刻完整个六芒星法阵,叶已经疲倦至极,精神的极度溃乏,让他几乎没有一点力气来支撑整个身体,突然一阵眩晕,叶直接栽倒在地上。
  黑云翻滚着流淌,在宁静的天空中拉下了几片灰色的痕迹,明暗相间,如同一张面目狰狞的脸,嘲笑着人世间可悲的命运。不知何时,起了风,呼呼作响,幽幽不绝……这,又是谁在叹息?
  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了,看了看周围,最后无奈的摇摇头,这里根本就看不了时间啊!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虽然依旧感到有点疲倦,但叶还是站起来,走到六芒星法阵中央盘膝而坐。樱,等着我……
  六芒星法阵亮了,金色的光线在这个被紫色染成的空间里显得特别突兀,就好像被宿命划分开了,永远融合不到一起。平息一下心情,在心中轻轻问道:” 恶魔羽翼,你能听到吗?“良久,竟无一点回应,叶有点遗憾,正要再问,却听到一声叹息,然后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:”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,你已经通过我的考验了。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,我都能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能看到在他身上发生过的事,因为我能读到人的思维和记忆。“
  叶先是一惊,恶魔羽翼竟强大如斯!紧接而来的是狂喜,有点颤抖的问:” 这么说,您……认可我了?“
  ” 是啊,都这么多年了,你是唯一一个符合条件的人,只是,你这一生命运多舛,此去天空之城更是九死一生,即便有了我的帮助,你也未必是拥有天使羽翼的神的对手,因为你还不能够熟练的掌控我,你可要想好,真的为了那个已经离你而去的女子而前去送死?“
  叶自嘲地笑笑,道:”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,但是我知道,就算没有您的帮助,就算前去必死无疑,我也一样要去救她!“叶说得斩钉截铁,说得不容质疑。
  ” 呵呵~果然是我选中的人,竟是和他一模一样的固执。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?记着,恶魔不是邪恶,而是陨落的爱,只有爱才能唤醒恶魔羽翼,只有爱才能拯救恶魔……“声音越来越小,说到最后,几不可闻,然后是叶的背后张开一对巨大的紫色羽翼,与天使羽翼一模一样,只不过是紫色的羽毛。紧接着是叶的长发和眼睛,直接变成了紫色,就连在右臂之上也缠了几道紫色的魔纹。恶魔羽翼并没有让叶本来英俊的外表改变,反而更显得高贵。
  ” 只有爱,才能拯救恶魔……“叶低声喃喃道,然后抬起头,说:” 不管怎样,我都要谢谢您。“只是风中已没了回应,叶长了翅膀之后,就再也联系不到恶魔羽翼了。看了眼那个布满纹路的紫色落日山,展开双翼,叶直接飞离此地。

  『恶魔不是邪恶,而是陨落的爱,只有爱才能唤醒恶魔羽翼,只有爱才能拯救恶魔』

 

〖七〗

  天空之城。
  叶看着这个被祥云笼罩的城,心里没有一丝波动。周围那些麻木的神官看都看不看他一眼,只是一个劲地做着他们手上的工作。从这里,叶可以看到在云中影影绰绰的中央大殿,高大而雄伟,恍若那就是世界的中心。
  叶没有再理会周围,一声不吭,径直飞向中央大殿。穿过云层,可以看到中央大殿那些天使的浮雕,精致的刀功,细腻而不张扬。还有宫殿大门两旁的两个巨大喷泉,在天空之城特有的光下,水珠晶莹的闪烁,折射着温暖。可是叶并没有注意这些太久,一对紫色的眼睛却盯在一个人脸上动也不动,樱……
  王座就摆在大殿门前,羽一如往常的慵懒,半躺在王座上,只是右手拉着樱。樱,今天真得很漂亮,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,如同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美得倾城。他们俩就那样坐在王座上,对于叶的到来一点都不惊讶,好像,他们已经等叶很久了。
  叶看到那双拉在一起的手,心,深深地痛。此刻的叶,紫色的羽翼,紫色的长发,紫色的眼睛,一个人站在羽和樱的对面,竟显得那般孤单。
  紫色的羽翼,羽不禁瞳孔收缩,轻轻道:” 恶魔……“只是随后,嘴角弯起,邪邪地笑。站起身来,道:” 你终于来了啊,如果再晚一会儿,我就会和你的心上人结婚了。果然不错呢,你居然得到了恶魔的认可。“
  叶看都不看一看羽一眼,只是盯着樱的眼睛看,在那里,他没有看到麻木的神情,看到的只是噙满泪水的眼。心中一动,一道精神力直接打到樱的身上。樱没有变成活死人,只是被下了禁制,这便是叶的结论。樱被精神力打中后,终于能动了,一恢复自由,樱就冲叶喊道:” 叶,你快走!你不是他的对手!他是个疯子!快走啊!“泪水犹如决堤而下,又湿了谁的心田?
  羽看了看樱,并没有制止,只是有点厌烦地道:“为什么你们都一样?为什么?明知道是死还都要去送死!”
  叶终于转过头来,对羽说:” 那是因为你的心中没有爱。“
  ” 爱?“羽轻蔑地笑,” 我需要吗?既然你们都想死,那我就让你们死!“说完,右手一挥,一道金光直接射进樱的嘴里。
  叶一惊,但是已经晚了一步,” 你给他吃了什么?!“叶怒吼道。
  ” 我要你看着她在你眼前一点一点地老去,一直到老死!哈……哈……“羽不紧不慢地说,仿佛他只是在看戏。
  叶怒吼一声,拿着银月弯刀就冲羽飞去,只是还没飞到跟前,就被一道银色的电光击中,如同一张网,将叶倒扣在地。” 就你这点本事,还敢来送死?“羽的手里出现一柄权仗,看着叶的目光满是不屑。
  叶冷哼了声,翅膀一张,那层电网就消失了。右臂的魔纹突然像是活了,旋转着朝手边蔓延,然后缠上了银月弯刀,刀身上也布满了诡异的魔纹。叶用银月弯刀在空中轻轻一划,然后就出现一道弧形的紫色光刃直奔羽而去。
  羽的神情变得肃穆,看得出来,这光刃威力不可小觑,羽并不准备硬接,只是正要移动身子,却见脚下竟然有个紫色的六芒星法阵,像一个泥潭一样让他动弹不得。他大吃一惊,慌忙之中,只能仓促应付,羽将权仗高高举起,一道金光照下来,直接笼罩了他的身体,然后,羽就被一层金色的丝线包裹了,如同蚕茧一般护住全身。
  紫色光刃毫无悬念地直接劈到金茧之上,只是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,一次出人意料的精彩攻击,却因为实力的悬殊,变成了两方相对峙的能量消耗战,这种情形对于叶来说,十分不利。
  樱很痛苦,仅管她强忍着不叫出来,可是那种五脏六腑被撕扯的痛让她几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,她不知道羽给她吃的是什么,但是那个东西却仿佛将她的生命压缩在一个时辰内,然后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肤渐渐皱缩在一起,亲身经历苍老快速地将青春夺去,这种感觉对于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来说,还不如直接杀了她!可偏偏,她动也不能动,在地上蜷缩成一团,为了不让叶分心,她甚至强忍着疼痛不叫出来。
  空气中飘荡着的花香,并没有让悲凉停歇,一切都像是游离在梦醒边缘的梦境,恍恍惚惚有点不真实,只是它又这般锋利的暴露在现实中,原来生命都是这般艰难,原来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命运中挣扎!
  最终,叶还是没能比得过羽,没能让自己的攻击再前进一步,况且,他不会在这种毫无效果的攻击上消耗自己的能量,由于是他攻羽守,所以,就算撤销攻击也不会有事。
  羽破茧而出,刚才虽然没有被伤害到,可那金茧对他的消耗实在太大了。竟被一个人类打得这样狼狈,羽实在郁闷。一出来,羽就直接升空念咒,金色的能量破体而出,像是燃烧的火焰将羽整个人笼罩,低沉的嗓音,念着古老的咒语,像是一首亘古的吟唱。
  叶一看羽开始念咒,就准备冲上去,可是突然感觉整个人都动不了了,然后是四肢就感觉被四条绳子拉扯向四个方向,呈大字形被控在空中,任他如何挣扎也没用,叶心中一惊,好快得念咒速度!
  “哈……哈……我要你看看什么才是控制!” 羽猖狂地笑。身上的金焰分离出一部分,化为万千,直冲叶而去。叶看着不断靠近的梭子一样的金焰,没有丝毫着急,紫色羽翼一舒展,整个人就被包裹在一个紫色的光罩中。万千金焰扑在紫色光罩上,只是使光罩的颜色更淡了几分,可是当所有的金焰消失之后,叶突然看到一团巨大的金色火焰出现在面前,原来羽在发出第一波攻击之后,他就直冲叶飞去。
  羽的一掌带着强大的冲击力,穿透光罩,直接印在叶的心脏之处。近了,叶可以看到羽邪异的微笑,还有那琥珀色的眼!吐出一口血,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,从高空坠落……
  那金色的能量直接攻向心脏,只是被一层紫色的光罩拦截下来,那是自从得到恶魔羽翼就有的类似防护罩一样的东西,保护着他的心脏,是不受他控制的。一但消耗尽,那时候他也必死无疑,叶知道,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叶没有什么悲伤,也顾不上悲伤,竟是一个劲地念咒,念到最后,他整个人已经被紫焰包围,如同燃烧了生命。叶的翅膀一张,停止了降落,然后竟从反方向冲羽飞去。当羽看到叶飞来,不但不闪躲,反而大笑一声,全身金焰骤增,然后也向叶飞去。
  天空中两处耀眼的强光不断靠近,可是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碰撞……当天空归于平静,羽瞪大了眼睛,看着那柄从心脏穿到前胸的银月弯刀,难以置信道:“瞬……瞬移!”
  对,就是瞬移,所有的隐忍,只为这一击,瞬移是恶魔羽翼赋予叶的能力,即便是现在的他,一天也只能用一次,所以,叶一直都在等待机会。当两人快要碰撞的时候,叶用出瞬移,出现在羽的后面……
  一切都结束了,归于平静,就像人生,经过几次大风大浪也会归于平静。羽整个人化成金光,随风飘散了,到最后,叶看到羽的表情竟一直是微笑的。
  降落到地上,看着那个因痛苦使劲咬着牙的樱,心中充满了怜爱和痛。她,依然是那么倔强,虽然此刻她的容颜已变得苍老,可叶的心里只有深深的不舍,只是,不舍又能怎样,上天从来都不会因为你而改变什么。
  叶将樱搂在怀里,轻轻道:“樱,也许,曾经你并不在意我,但我还是要你知道,哪怕岁月风干我的生命,枯成你路边的影,我……依然爱你……”
  樱张了张嘴,想说话,可发现自己竟发不出一点声音。仅管不能说话,但她已经是泪流满面。叶又用低沉的嗓音道:“樱,我马上就要走了,再也不能照顾你了,我走了之后,你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,不要再这样固执,不要再生你父王的气,其实他一直都很喜欢你的。” 说着说着,叶的泪就流下来。“说起来,我也不会离开你,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对翅膀吗?待会儿,我就变成你的翅膀,今生今世一直陪着你。况且,现在也只有这恶魔羽翼能够救你了,你也不用伤心,不要自责,我没为你做过什么,我一直都是做我自己的事,就算不救你,我也会死的,留下恶魔羽翼也没用。我走之后,你不要难过,更不要做傻事,不要辜负我对你的爱。” 叶抚顺樱的几缕头发,道:“你知道我是怎么得到恶魔羽翼的吗?其实恶魔不是邪恶,而是陨落的爱,只有爱才能唤醒恶魔羽翼,也只有爱才能拯救恶魔……” 低沉的声音随着风渐渐消散,而叶的整个身体也化为紫色的光点,融进了后背的羽翼,然后恶魔羽翼就消失了,出现在樱背后的是一对巨大的鲜红的翅膀,像是记忆中的火离花……
  樱的身体逐渐恢复,不但变回到以前的样子,甚至比以前更加美丽。只是此刻樱已哭成一个泪人,当樱可以说话的时候,她绝望地喊了一声:“叶——” 回声飘荡,风停了,云住了,世界再没有其它声音,只剩下这个被拉长的声音,撕裂了空气,穿越了时光,一直传得很远很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完成于 2009 年 12 月 12 日

  


备注:很久以前写的东西,怕丢失,一起整理到这里,未必好,只是留个念想

  

©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卢明冬的博客原创 , 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© 本文链接:https://lumingdong.cn/my-sky-has-your-wings.html
卢明冬

大千世界,人生百态,世事万物,皆无所固形。 行走于世,自当因变而变,写此文,以自省。 人性不离根泽,形之百变,亦可应万物。 凡人之处世,皆不能守固而据,应思变而存。 既可谨言慎行指点江山,又可放浪形骸鲜衣怒马, 既可朝九晚五废寝忘食,又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。 随形而居,随意而为,静则思动,动则思远。 虽困于束缚,又能借力束缚,虽惘于迷思,又能获于迷思。 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有酒学仙,无酒学佛。 心存根本,又何惧变乎?

写下您的评论...